首页 » 展会中心 >

怎么理解“塑料循环时代”已经到来?

2019-11-08 16:34:43来源:富宝资讯

世界万物相连,很多运转方式都可能被颠覆。当我们站到未来看现在,瞄准塑料产业,十年后会发生什么?

塑料产业链,维度多,链条长,市场存量巨大。

近年来,很多国家相继实施了不同程度的“禁塑令”或“限塑令”,但我们不能简单粗暴地禁止所有的塑料制品,那样的话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手机、汽车以及重要的医疗器械都将不复存在。

凡事有利必有弊。

我们生产的塑料,只靠改善收集和分类设施完成循环远远不够。在建立基础设施同时,我们需要从源头解决问题——首先是防止塑料变成废弃物,让塑料循环起来,让每一公斤塑料都可回收。

一部发展史,半部看塑料

在人类近代史上,百年历程功与过,都能找到塑料的影子。

1872年,人类制造的*块塑料赛璐珞面世。如果没有被烧掉,到今天已经147岁了。然而在过去50年,已在地球上留下了70亿吨塑料垃圾,绝大部分塑料垃圾无法被降解或没有循环利用,造成了触目惊心的“白色污染”。

塑料轻便便宜、经久耐用,已经渗透到民众生活的各个角落,令这个社会无法抗拒。如果我们告别塑料,就又彻底告别了现代生活。

从市场端来看,现在塑料产量巨大,仍在增长。

据统计,2016年,全世界塑料产量达到3.35亿吨,而中国是塑料生产大国,每年生产的塑料占全世界四分之一左右,单2017年生产的塑料制品就达到7515.54万吨。

来自国家统计局数据,2019年8月,我国塑料制品月产量为742.5万吨,1-8月份塑料制品总产量为6066.9万吨,同比增加8.1%。而在1950年,塑料产量还只有区区的200万吨。

当前中国的塑料制造、销售行业发展迅猛,已经成为全球*的塑料制造、销售的国家之一,形成了世界范围的生产、销售体系。

当中国成为塑料生产大国后,它头上的帽子略显沉重。环保网站列出的塑料污染较严重的十条淡水河流中,长江、黄河分列第二、第四名。

面对如此庞大的塑料制品,我们对它进行回收了吗?

大体上全球的塑料回收率仅有7%左右。由于回收塑料的渠道数据不太一致,统计口径可能会有出入。

在欧洲,回收比例是15%~25%;在美国,这个比例要低于5%;在中国,因为有庞大的拾荒大军,回收的比例有40%。

还有一部分被填埋或焚烧。目前即使先进的垃圾焚烧厂,也会产生致癌物质二噁英。现在的做法是尽可能将产生的含有二噁英灰尘收集起来进行固化,然后再进行填埋,以避免二噁英对人和其他生物产生危害。那些被填埋的固化二噁英,在时间的轮回里,*终会变成地层的一部分。

尽管如此,还是会有约一半的塑料,不能被回收或焚烧,而是直接留在了大自然中。

这一次中国以国家之力,发起人类历史上大规模的应对塑料污染物的国家行动。

近期,为了应对塑料污染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举行第十次会议,会议指出,积极应对塑料污染,要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,有序禁止、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、销售和使用,积极推广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替代产品,增加绿色产品供给,规范塑料废弃物回收利用,建立健全各环节管理制度,有力有序有效治理塑料污染。

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

1、2017年中国禁止进口24种洋垃圾。很多国家跟随中国之后,也实行了“禁塑令”或“废塑令”;

2、2018年欧盟委员会通过了*个《欧洲塑料战略》;英国通过了《英国塑料公约》;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向塑料污染宣战;世界银行预测到2050年全球垃圾量将增70%;麦克阿瑟基金会发起“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书”倡议;

3、2019年1月,国家办公厅印发《无废城市”建设试点工作方案》;4月30日,生态环境部公布11个“无废城市”建设试点,中国进一步宣布加强污染物治理;国际方面,G20达成愿景,到2050年将海洋塑料垃圾排放减为零;东盟十国也*次向海洋垃圾“宣战”。

多数人眼里,全球新闻是由一个个孤立事件组成:禁塑令、欧洲塑料战略、英国塑料协定、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书……这些事情很难联系在一起;但在塑料从业者眼中,这些“偶然”背后,是塑料行业上半场的结束,下半场的开始。

以上种种现象表明,人类已经跨进了“塑料循环时代”。改变现在塑料行业的线性思维,让塑料循环起来,让产业链形成闭环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上述问题。

很多人把2019年当做中国经济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分水岭,其实塑料行业也到了“塑料时代”和“塑料循环时代”的分水岭。

塑料行业没有安全区

可以说塑料带来的问题非常严重,但现阶段世界经济的发展又离不开塑料。我们仍要秉承3R原则,作为可行的解决思路,即减少(reduce),Reuse,Recyle尽可能的减少前端使用,并把塑料回收再利用,尽快进入“塑料循环时代”,形成塑料回收产业链的大闭环。

未来,有没有可能发明一种新材料彻底替代塑料,废塑料新观察认为,并不一定就优于塑料。原因有二,首先塑料的地位难以被超越;再者新的材料的诞生,也会伴随着新的问题出现。

中国的优势在于,目前我国从事废塑料加工的生产企业达1万多家,近几年一批优秀的废塑料回收再生企业借助先进的技术脱颖而出,在各自的细分领域中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大中型企业正在成为废塑料行业的主体,其废塑料的再生利用量占总再生量的40%以上。

2019年,塑料行业之前插根树枝就能开花的好日子结束了。

塑料行业的企业就像武林高手的一招一式,目前他们正在思考的是整个塑料产业链上的闭环问题。这就像多兵种作战——卫星、*、空中部队、地面部队、坦克、航母……他们要组织所有资源来争取这场战役的胜利。在塑料循环产业链里寻找闭环和回收迭代,再生行业自己发现我们是*后那道闭合的力量,任重而道远。

换个说法,我们在粗狂的农耕时代,大家比得是谁圈地圈得多。

地越多,收获的粮食越多。如今地已经被分的差不多了,进入存量阶段,大家都会开始关注精耕细作,提高单产。

塑料产业链任何一环做得不好,市场的直接反应不是去理解某个环节,而是整个塑料循环行业的大闭环将会功归一篑。

面对变化,如何开启下半场,思考方式很重要。塑料行业没有弯道超车,只能直线跑赢。

作为塑料再生行业的协会,中国合成树脂供销协会塑料循环利用分会认为:首先,在这个时代里,我们生产、消费的每一公斤塑料,都要被记录,都不能流入到环境里去;消费者每一次消费所产生的塑料废弃物也必须被送到循环体系中。这是人类进入“塑料循环时代”的主要特征。

比如:洗发水瓶、矿泉水瓶、机油壶亦或化工桶,这些塑料包装都可以也应该被监控。至于有些无法被监控的品类,比如膜类、超市塑料袋、香烟盒上的一次性塑料等,可以按重量来计量。

总而言之,把塑料送回到循环系统里去是当务之急。人类要想真正进入“塑料循环时代”,不能只是嘴上记住了,但身体没有行动。

每个人都有权利使用塑料,国家也不能禁止市场使用塑料。我们对市场的要求是使用完之后,可以被计量、被证明进入了塑料循环系统。

在政府部门的顶层设计里,重要的是财政制度和税收制度的创新,这考验的是中国社会的治理水平。应该在每一粒塑料颗粒进入环境的时候,都要有法规来约束它。

这就是塑料循环产业的数字化,也与目前正在火热的区块链技术的特性相契合。那些不能被数字化、不能被追溯、不能真正循环的塑料品类,应当被禁止使用。

另外这个时代还有一个特征,就是所有塑料的流向都要被计量和追溯,再生料就会越来越廉价,越来越多。

在“塑料循环时代”,新料和再生料都是同样重要的材料,因为人类不可能无节制的扩大合成树脂的产能用来生产新料。再生料作为主力材料被强制性使用,每一个塑料产品里一定会含有再生材料的成份,甚至进入食品领域。生产资料将会被重新定义。

如果生产的塑料品类,都*流回到塑料循环系统里,就会导致对新料的需求大幅降低,人类将更大规模地使用再生料,这就更要求我们对每一公斤塑料颗粒全流程监管,以达到全数字化的可追溯结果。

所有塑料产品的一体化设计,是产品开始的起点,所有的产品必须符合以上的循环标准。再生料在它的技术范围内达到或接近它的峰值,再生料不再是一个低端、廉价或低成本的代名词,而是具备了时尚、可持续发展和崇尚自然健康生活方式。

主席说:“变废为宝、循环利用是朝阳产业。垃圾是放错围着的资源,把垃圾资源化,化腐朽为神奇,既是科学也是一门艺术。”

这门“艺术”的责任,需要塑料产业的从业者们,群策群力,共同承担。

一言蔽之,走入塑料循环时代是对全社会和全人类的挑战,怀揣着理想和使命,中华民族要想真正走向复兴,回归中华文化的天人合一,需要人和自然的和谐相处,等我们跨过了塑料循环这个关键节点,就达到了古圣先贤所向往的大同社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