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品牌中心 >

中外高端企业家畅谈全球化与国际合作

2019-10-22 09:01:37来源: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网 作者:逄晓刚

2019年10月19日至20日,首届跨国公司领导人青岛峰会召开。增进互信,扩大合作,这场峰会搭建了跨国公司与政界、学界对话的高层次平台,拉近了与跨国公司领导人的距离。共有115家世界500强企业出席此次盛会,中国境内企业有20家,其中,山东重工集团(简称“山东重工”)作为中国领先、国际知名的汽车装备制造集团,备受瞩目。

作为山东装备制造业龙头企业,山东重工潍柴集团在谭旭光带领下心无旁骛攻主业,坚定不移改革创新,在国企改革、管理技术创新、跨国合作等方面,走在了全省乃至全国的前列,特别是凭借极强的前瞻视野和战路思维,面向全球开放合作,成功实施了一系列跨国并购和国际产能合作,打造了“自主创新+开放创新+工匠创新+基础研究创新”四位一体的科技创新体系,拥有了遍布全球的协同研发平台,掌控了一批关键核心技术,在全球叫响了中国制造“潍柴”品牌。

山东重工、潍柴集团、中国重汽董事长谭旭光在论坛上致辞

19日下午,作为跨国领导人青岛峰会的重要环节,山东重工主导发起了专场论坛,以“全球化与开放合作”为主题展开深度探讨、分享彼此见解。

新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稻葵,博世集团董事会主席沃尔克马尔·邓纳尔(Volkmar Denner),山东重工、潍柴集团、中国重汽董事长谭旭光,凯傲集团CEO高登·李斯克(Gordon Riske),奥地利AVL公司CEO赫尔穆特·李斯特(Helmut List),罗兰贝格CEO 施特凡·沙布(Stefan Schaible),SAP公司高级副总裁尼尔斯·海兹伯格(Nils Herzberg)等作为嘉宾上台。以下为精彩观点分享。

“全球化与开放合作”论坛

新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稻葵主持论坛

全球化机遇与挑战

施特凡·沙布:目前,全球经济存在着增速减缓的风险,贸易战争也需要警惕。与此同时,我们面临着不同以往的独特挑战,比如数字化,这可能颠覆传统的商业模式。

罗兰贝格CEO 施特凡·沙布

沃尔克马尔·邓纳尔:经济增速减缓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,我们必须接受,而一个好的趋势是,很多行业里转型正在发生。

博世把自己定义为科技公司,作为创新引领者,我们的定位可以对未来的科技趋势产生很大影响。

博世追求尽可能快地进入市场。在还没有人讨论国际化的时候,博世已经开始进军国际市场了,所以有一项非常强的本地化的传统,包括生产、采购、研发。

沃尔克马尔·邓纳尔

谭旭光:我任职的22年中,经历过2次世界经济危机,也经历了中国经济的多次波动。企业外部的生态变化是客观存在的,关键是怎么应对。

经济下行也孕育着新产业。只要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,就一定能成功。

高登·李斯克

高登·李斯克:进入一个市场,要明白当地的法律、传统、文化和做事情的习惯,按照当地的习惯做事,就有很大概率做得非常好。

凯傲集团进入中国25年,这个市场的变化是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见过的。市场规模大小不是决定性的,更重要的是一个可增长的市场和适合增长的条件。很多人和凯傲一样开始愿意冒风险,大力发展中国市场。中国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市场,可能在未来五到十年内,它会成为我们除德国本土之外最重要的市场。

全球化竞争与合作

赫尔穆特·李斯特:当跨国公司为全世界的公司服务时,尤其是中国公司,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十分专注和乐观,把项目向前推进,承担一些风险。

科技作为一个推动因素,是非常强大的。在开发新技术的过程中,要向前看,时刻做好准备,愿意投资和承担风险,这也是我们的核心理念中很重要的一点。我们要有远见,才能有技术优势让我们看到在不同的动力领域中有什么样的可能。

中国公司在未来也会是全球性的,我们要做好竞争的准备。但竞争不是唯一的,重要的是合作,合作才是正确的方式。

赫尔穆特·李斯特

谭旭光:尊重别人,就一定会被别人尊重。我跟所有的合作者都是把问题摆在台面上,问题导向,大家都不浪费时间,把问题解决了就OK了。

现在,一个公司想独立地控制住哪种技术,已经完全不可能了,必须有合作。我在前几年提出“竞合理论”,没有竞争就没有合作,有了合作也必须有竞争,没有竞争的合作就不能推动社会进步。

尼尔斯·海兹伯格

尼尔斯·海兹伯格:我们的公司还未满50岁,但进入中国已经二十六七年了。我觉得要在中国成功,首先是信任。我加入SAP时,一名创始人告诉我说,一定要好好照顾客户,因为客户的成功,就是我们的成功。

另外一个成功的因素是合作。我们从来不坚持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完成,因为要做的实在太多了。我们有一个非常完整强大的生态系统,有很多的伙伴一起协助我们,让我们的客户更加数字化、智能化、更加成功。

未来展望

谭旭光:我们在2018年发布了2020-2030战略,到2025年要达到1000亿美元的收入。

中国目前的商用车仍然处在机遇期,不会有巨大的波动。在重型卡车领域,我们希望成为世界一流。

未来市场需求是多元化的。由于动力系统的多元化要求,对一些新科技的要求也越来越多,这就逼着我们要做好各种准备。作为一个企业,各种技术路线都要做好充分准备,而且是做好具备商业化的充分准备。

高登·李斯克:制造业的未来前景会非常好。工业4.0、中国制造2025、物联网,这些事物不仅可以提高制造的效率,还将是你见过的最美好的事情之一:使用机器人、自动化、无人驾驶的叉车、可视化系统。

在二十一世纪,制造业才是汇集高科技的地方,而这些科技会让投资者充满竞争力,将会毫无悬念地成为以后最有吸引力的行业。

沃尔克马尔·邓纳尔:从博世集团如何看待未来的出行方式说起,我们认为未来的汽车会更加电动化、更加互联、更加自动化。

内燃机在未来依然是有市场的。在过去的两到三年,博世集团和潍柴携手开发零排放内燃机并且取得了极大的成功。

但投资内燃机不代表我们不应该去投资其他新技术,未来的动力总成会更加多样化,博世集团在过去几年中在电气化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,还有燃料电池。同时进行很多投资,肯定会非常困难,成本会很高昂,但你必须有这些不同的技术,因为没人可以确定未来最有优势的是什么。

关于无人驾驶

谭旭光:完全的无人驾驶是不可能的,机器永远替代不了人的感觉,但辅助驾驶已经到来,这是肯定的。

沃尔克马尔·邓纳尔:自动驾驶实现的时间可能远长于人们的预期。但未来的汽车肯定会更加自动化。自动化分为五个层级,现在上路的是第二级的自动化汽车。第三级的自动化是一部分情况下车辆可以完全进行自动驾驶,比如在高速公路上,这在未来几年可能会实现。

身为一名物理学家,我认为电脑是可以满足人类想要的感知程度的,驾驶、加速、转向、刹车,都是比较容易实现的。最困难的是驾驶的预测,因为人类有更复杂更精确的判断能力。

论坛期间,台上嘉宾还回答了关于“贸易壁垒”、对外投资、技术创新等台下观众的提问,赢得现场阵阵热烈掌声。

论坛现场

“这是一次思想认知的碰撞,是一次高端智慧的分享,对跨国企业把控未来经济走向、应对全球化挑战具有重要意义。”

山东重工集团组织专场论坛,邀请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、跨国公司、合作机构等负责人,聚焦全球化与开放合作主题,共同探讨全球经济和行业发展趋势,共谋未来深度合作领域与方向,这是山东重工深度融入国家开放战略的一项重大举措,也是山东重工深化跨国开放合作的一次再升级,彰显了负责任大企业的担当和引领行业发展的使命。